[学院首页]
【沙龙十五期】《中国的诞生》研讨
发布时间:2014年3月27日 浏览次数:4190
会议时间:2014年4月1日会议类别:学术讨论
主报告人:谌中和
会议主持:陆炜特邀点评:肖巍 王涛
会议记录:沈冰清 
主持人导言

  • 陆炜
    欢迎大家参加《中国的诞生》的研讨会。这本书的观点很宏大,有人还用“奇思妙想”来概括。这本书是一本不平常的书,我们今天很荣幸有这个机会来一批品读这本书。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主题发言
今天非常荣幸有机会和大家报告自己多年来的学术感悟。我的这本书起源于十几年前自己读博士期间的思考。当然本书的内容是具有很大争议性的。
  《中国的诞生》这本书的主要观点是:中国文明发展到秦汉时期就逐渐稳定了。其特征是有三个:经济上以小农经济为主体;政治上采取君主集权制;文化上则是儒家文化为主导。这些制度一直到工业文明打败农业文明之前都没有动摇过,具有高度的合理性。那么,这一合理的制度是如何诞生的呢?我认为这一制度的形成过程就是中国诞生的过程。
  从经济上看,中国走了一条从绝对化大生产向小农经济发展的道路。在中国小农经济前存在着绝对化大生产时期。在这一时期,当时的国(诸侯国)以及当时的社会精英分子(王)高度、全方位地参与到社会经济生活中。西周以后,社会发生了变化,生产组织形式变小了。当时最大的庄园只有三十里,西周社会精英不再深度参与到社会经济生活中去,这是一个相对社会化大生产时期。春秋战国以后,小农经济逐渐萌芽。到战国时期,小农经济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一家一户耕种一小块土地,确立了小生产者组织形式,并从诞生开始就产生了很强的生命力。
  伴随着经济上从社会化大生产到小农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精英分子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在大生产时期,技术的地位高,因此生产方面的专家会成为社会的精英分子,比如传说中的三皇五帝等都是因技术上的优势而实现了技术统治。西周以后,技术精英的地位有所下降,在《周礼》中提到的社会精英都是政治家。春秋战国以后,技术专家的地位也逐渐消失,比如孔子认为“君子不器”,明确反对技术专家在社会上的地位,老子等也认为社会进步不能依赖技术的发展而实现。
  由此,我总结认为,中国文明形成中走了一条从大生产到小生产的道路,技术的地位逐渐下降。此后的社会精英的主要任务是关心社会秩序、公平正义等内容。
  从政治上看,中国古代走了一条从民主到集权的道路。传说时代的政治制度是禅让制。尧舜禹获得公共权力的方式不是血缘继承而是禅让,这就有可能和民主有关。
  我认为,中国诞生过程中产生了两个最主要的族群。东部为凤集团,西部为龙集团。他们在开发华北平原的时候相遇,相互斗争,并在此后达成了华夏联盟。这一联盟首领是通过推举或者其他某种机制产生的,而尧舜禹就是龙凤崇拜族群轮流担任首领的缩影。此后,这种禅让逐渐被打破,龙崇拜集团垄断了华夏集团的最高统治地位,即启建立了夏王朝。到夏末年,商汤建立了商,是凤集团垄断。然而即便这样,商王朝还是被限定在十个家族当中进行权力传递,应该说这其中还是有推举和民主的成分。西周以后,嫡长子继承王位,选举的方式就完全被天定的方式所替代了。
  夏商时期的时代主题是解决与生产生活有关的技术难题,是一个技术时代。技术问题基本解决以后,人们就要面对如何持续的公平正义的生活下去的问题并需要一套大家认可的政治制度。西周关注的是政治制度的创立,我把它归纳为“家族伦理化”。这种家族伦理化有不公平的地方,因此也被推翻了。春秋时期形成了“帝国制度”,在这种体制下,最高统治者是世袭的,其他政治权力向社会中所有男性成员开放,也就是说所有男性成员都可以通过考试获得参加公共管理的权力。帝国制度的经济基础是小农经济,这一政治制度在当时是最合理的,达到了最高程度的公平和正义。与帝国制度相适应的是孔子的思想,他主张用管理家庭的方式管理国家,因为家庭管理方式是最符合人性的,所以家庭是最稳定的社会组织形式。这种思想并不总是得到实行,但是始终是帝国时代人们的梦想。其核心观点是是君主应该向对待孩子一样对待臣民。
  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当代社会是工业文明的早期,人类还在追求物质文明阶段。等到工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那么也一定会从技术时期发展到伦理时期,并发明某种制度和思想。从中国诞生的逻辑来看,新的伦理时期到来的过程中,人类很有可能从中国文明中找到某种思想,如以家庭管理的方式去对待社会文明的发展,如果真是这样,我想这就正是中国文明在二十一世纪复兴的意义所在。
主题发言
点评人点评

  • 肖巍
    一般认为,东周以前的历史主要来自传说。这里就有两个悖论:第一,有关史料是否可靠?资料可信度的问题使得现在史学界中很少有人敢去碰中国的史前史。第二,中国社会的真正形成应该是从秦帝国开始的,包括西方对中国的理解也是从秦朝开始的,之前的中国社会似乎很难用现代的概念去诠释,比如“家”和“国”的概念和现在的“国家”概念有所不同。正是因为在史料和方法论方面存在的风险,所以人们对史前史的讨论就必须很谨慎。
      但谌老师的立意恐不及于此,他更关心的是世界工业文明的走向和中国文明的纠正作用。目前关于文化传统、中国文明的议论非常多,但西方技术是公共性的,是“技艺”。中国的技术主要表现还是艺术性的。因此欧洲技术能够推动工业化,而中国的技术往往只能自娱自乐。
      对于世界工业文明的走向,人们有许多担忧。工业化危机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呢?在我看来,探讨这个问题,不能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基因评价太乐观。事实上,中国文化传统的基因甚至在退化,把世界未来的前途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是相当可怕的。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2

  • 王涛
    我在教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时把精力更多放在近代中国思想变迁中。我看了很多近代文人对中国变迁和中国文明走向的讨论,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想法。所以看中和老师的书,看到有很多对人类文明发展方面的想法,如物质生产、人口生产、技术化伦理化等。第一个感受就是这本书有很强的学术关怀。这本书实际上是对现代西方文明代表的现代性危机以及中国正在走西方工业化道路的忧虑,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回顾中国历史发展的脉络。这是近代中国学人早就有的传统。在近代中国被强行拉入世界体系,不得不学习西方以后,就有两个任务:一是研究和学习西方,认识西方文明的本质;二是在中西碰撞中去了解中国文明的发展道路。中和老师的书很好体现了近代以来的思想传统,有古今中西比较的历史视野,有很宏大的历史观。随着现在专业化、学术分科以后,这种宏观的观点已经被逐渐消解掉了。我们现在已经很少有文明自觉、文明比较的意识。很多人会不自觉的把西方的语境代入到中国。
      近代的传统对我自己影响比较深的人是梁漱溟。中和老师和梁漱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梁漱溟是在民国中国人学习西方失败以后,重新考察中国文明精神和与西方的差异,认为中国学习西方的失败的原因在于文明的差异。他的结论有对中国传统社会性质的定性,这和中和老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梁漱溟的时代处境是要追求近代化,而我们今天是现代化已经展开,弊端也已经看到了;梁漱溟时代传统和现代的联系还在;而今天已经断裂了;梁漱溟在回归传统的时候没有放弃对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的积极融合,但是中和老师放弃了这种民主共和制度,认为其有重大问题。梁漱溟是民国时期一个文化保守主义者,中和老师是后工业化时期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在现代性危机展露只有想要回归传统。
      对于这本书,我个人也有一些疑问。这本书中有很多新的观点,采用的是宏大叙事的方式展开,书中有许多概念过于抽象,如集权、帝国、民主等概念,这些概念是否可以用来准确描述中国历史发展中的具体阶段?此外中和老师对儒家传统过于乐观,对儒家传统在近代面对各种问题时暴露的问题没有太多的估计。最后,中和老师的关怀的是在当下和中国未来,希望中国能够放弃或者及时调整过去发展的工业化道路,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现场讨论

  • 张奇峰
    谌中和老师的想法之前和我聊过。我不同意王涛所说的保守主义,我认为是复古主义。他这个是一种先知书的写法,是一种新的历史观,是人类史前史和人类史的区别。他告诉我们历史什么时候最终会回复到以家庭为本位。
      但是,中国的家庭观已经瓦解,最稳定的社会细胞已经瓦解了,个人才是有意义的,家庭完全是出于个人的需要。
      此外,本书断语太多。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 朱伟
    我们中国农业文明瓦解,工业社会兴起,现在连家庭观也要瓦解了。我的揣摩是你的未来家庭不是你说的两性平等意义上的家庭,而是儒家的传统的家庭。另一个问题,你所说的家庭观念也无法解释同性恋的问题。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 陆炜
    家庭的概念是历史性的。乌托邦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吃饭的问题,食堂怎么建?第二是家庭的问题,即人类自身再生产如何实现?所有的乌托邦著作都很难很好解决婚姻问题。以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最大的问题都出在有了家庭,生了孩子以后社会就崩溃了。在封建社会,家庭是一个物质生产的单位。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 胡志辉
    西方文明是个体化、原子化的,中国文明是家庭的。家庭的概念是历史性的,西周的家庭和现在的家庭是不一样的。《中国的诞生》中反映了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变化,一个是春秋的变化,另一个是现在的变化。如果把夏商周(龙凤)和春秋战国合在一起,那么,由于今天的中国事实上是从秦汉的中国发展而来的,这种变化是否有可能复古?我个人是没有信心的。此外,对中国这个概念也是需要界定的。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 徐蓉
    技术进步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到底起到什么作用?中和老师认为技术在历史发展的一个阶段内是有积极作用的,以后作用慢慢下降,逐渐复归人性。我认为,如果技术体现了一部分社会性的功能,那么其积极作用也一定是具有可持续的。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1/2页  1 2 向后4
现场回应

  • 谌中和
    这本书有很多不周的地方。刚才王涛说我们对未来的预期是否具有现实性?我想,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想不想面对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去面对。我们知道,地球上的不可再生资源大约在两代人之内就会消耗殆尽。因而我们应该而且必须选择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我可能看不到了,但是我们的本科生应该可以看到的。肖老师和王老师认定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我不反对保守主义者的做法,我觉得中国传统思想家对中国的集权制产生了很多的误解,如魏特夫的《东方专制主义》,把极权概念从西方移到了东方,而我认为中国应该是权力的集中。比如魏特夫认为东方君主可以制定他们想制定的任何的法律,这是不对的。帝国的政治思想是非常稳定的,即施行仁政,坚定地守护家庭生活,因此帝国制度也不会受到质疑。到了工业文明时代,家族不是最先进的生产方式了,由此帝国制度才开始受到质疑。我认为工业文明是非常有限的,中国的传统政治文明思想有可能成为重要的参照和借鉴,在这样的基础上在工业文明之上建立一种人们能够长期生活发展的生存方式。
      肖老师认为人类文明是封闭的,那么我认为人类文明一定是封闭的,这种封闭性也就意味着稳定。因此人类文明的最终走向就是停滞,按照我的说法就是可持续的,全球化以后全球文化达到高度的一致、统一,那么就必然会走向伦理化时代。如果存在某些普世价值的话,那么家庭原则一定是基础。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 谌中和
    非常感谢各位老师对我进行的非常中肯的批评,我自己对这本书也有很多疑问。其中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放置民主。原先我对民主是持批评态度的,但是这个观点遭受到很多人的质疑。所以后来我对形式化民主和实质性民主进行了区分。我认为实质性民主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而现今西方的形式化民主导致了很多的恶。这也是我这本书有可能受到强烈批判的软肋。
       关于刚才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家庭生活,我在书中的确没有给出一个理论证明,这是因为我把家庭看成是一个逻辑前提,是一个经验。
      此外,我对未来的社会的设想有可能不会实现,但我们可以思考中国农业社会的历史经验是不是具有普适性?如果具有普适性,那么这本书就有意义。我不关注未来社会的具体样式,但如果我提到的农业社会的三大价值对未来有参考意义,那这本书对今天世界而言就是有价值的。
      
    发布:2014.04.21 修订:2014.04.21
会议结束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