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沙龙十六期】女权主义的前生与今世
发布时间:2014年4月21日 浏览次数:3984
会议时间:2014年4月22日会议类别:学术报告
主报告人:朱晓慧
会议主持:林青特邀点评:朱伟 张奇峰
会议记录:沈冰清
主持人导言

  • 林青
    女权主义作为理论形态,肇始于20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席卷全球的一九六八年的巴黎纽约风暴运动后,衍生出一系列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反思的主题,如生态问题、身体问题、官僚制意识形态等问题,而女权主义是其一系列主题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当代左翼理论家大多参加了女权主义运动,他们希望通过对女性身体自我控制的诉求来表达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日益僵化的官僚化体系和社会规训的批判,希望用女性解放的逻辑来推动社会解放。这一理论在当代越来越受到重视,这种不同于阶级斗争的斗争形式,被西方左翼称为非典型社会运动或者新社会运动。当代激进政治之所以对女权感兴趣,是因为女性解放的逻辑可以成为批判资本主义现实和实现社会解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女权主义有非常重要的社会现实意义,特别在中国这样传统文化的语境下讲女权主义,我认为也更有意义。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主题发言
今天,非常感谢胡志辉老师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和大家沟通去年一年的所学所想。今天我主要讲三方面的内容: 第一,女性主义的历史轨迹,主要是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规模女权主义兴起以前女权运动的发展;第二,20世纪70年代后女权主义关注的几个问题;第三,我的一点思考和体会。
  第一部分是女权主义的历史轨迹。
  首先我说一下Feminism这个词。这个词在1890年出现在英语当中的,最早是从法国传来的。它在二十世纪70年代前具有明显的贬义色彩,一般和女巫、憎恨男人、老姑娘、面貌可憎等联系在一起。所以只有非常少的为女性呼吁的人才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多数为女性争取权利的人都不愿意自称是女权主义者。70年代以后,这个名词才获得了一般意义,即便如此,在当今的西方社会,还是有很多别人眼中的女权主义者否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有很多女权主义者在表达观点之前都会说:“首先我申明一点,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因此首先要明确我们是在什么范围内使用女权主义这个词。首先,女权运动是一个政治运动。凡是认为女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受压迫、受歧视的等级,并争取男女平等,为妇女争取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与男子一样权利的运动和理论都可以纳入这个词的范围。
  
  18世纪以前的争取妇女权利的斗争
  在大规模的女权运动出现之前,18世纪以前有一些零星的女权主义思想的代表人物。早期这些女性都是用宗教作为理论武器的。其中一个代表人物是Hildegard Von Bingen。她被天主教教廷封为圣人。还有一个是朱利安,这两个人都是为女性争取权利的代表人物。他们主要的做法是强调主耶稣母性的一面。比如朱利安认为,基督就像慈爱的母亲一样知道我们的需求。一个母亲可以给她的孩子喂奶,而我们亲爱的母亲耶稣是用他自己的血肉来喂我们。另一方面否认夏娃是使人类堕落的罪魁祸首,强调亚当也有责任。《圣经》中,使徒保罗认为女性应该服从丈夫,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应该回家问丈夫,而不应该在教会上发言。女权主义者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因为耶稣的追随者当中有女性,并且耶稣复活以后也是首先向女性显现的。
  当时这种情况下,女权主义者利用宗教为女性争取权利,是很有效的手段。因为女性会认为自己非常软弱,什么都不懂,如果没有有神的指引,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的。这样,她们可以争取在宗教事务上和男性有平等地位,比如女性可以在集会上发言,女性可以参加自己集会。但是,即便是这样很杰出的女性,她们内心还是有普遍的焦虑,他们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违背了女性气质,如谦卑、顺从等。她们很多书信都反映了这种焦虑。
  除了宗教以外,女性也发出自己的声音。这里必须要提的是一本著作,这本著作是第一本非常经典的女权主义著作,叫Christine de Pizan《女性之城》。这本书提出,无论女性还是男性,他们的地位的获得应该靠他们的美德和行为,而不是性别。具有美德的人,地位就应该高。
  
  18世纪争取教育权的斗争
  18世纪以前,女权主义的思想都是比较零星的,到18世纪,女性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广,主要为女性受教育的权利而斗争。Mary Astell(艾斯泰尔)是西方第一个女权主义者。她认为女性应该和男性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相信自己对事物也是有判断力的,而且也应该发挥自己的才能,在受教育上和男性有同样的能力。18世纪最出名的女权主义者Mary Wollstonecraft,她的代表著是《为女权辩护》(1792)。他自己的生活也非常具有传奇色彩,写了很多书、小说和文章。当时女性无论是否富有或贫穷,职业是很受到限制的,多数只能做家庭女教师,这些家庭女教师自己其实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或者训练。在这本书中提出,女性的教育应该相称于他们的社会地位,女性是国家主要的成分,而且女性承担着教育子女的职责,且是丈夫的伴侣而不仅仅是妻子。她认为当时很多的女性非常愚蠢和肤浅,这个责任不应该由女性来负,而其根本原因在于男性没有为女性提供足够的教育所造成的。所以,女性在幼儿时代起就被教导,美貌是女性的权杖,因此心灵要为身体来塑造自己,心灵只能在镀金的脑笼里徘徊,而且还要努力的赞美自己的牢笼。她的文章在当时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她的言辞和论据是非常激进的。
  
  19世纪争取选举权的斗争
  19世纪开始关注女性的选举权。除了女性以外,我还想提一下两个非常著名的男性的女权主义者。第一个是威廉?汤普森,他是一个爱尔兰的哲学家和社会改革人士,他写了一本名字很长的书:Appeal of One Half the Human Race, Women, Against the Pretensions of the Other Half, Men, to Retain Them in Political ,and thence in Civil and Domestic Slavery.在这本书里面,他反对了当时流行的观点,即认为女性是不需要政治权利的,因为他们的丈夫和父亲可以代表她们。他当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对于那些没有丈夫和父亲的女性应该怎么办?还有那些即使有丈夫或父亲,但是他们的政治观点不同的女性,又该怎么办?所以他认为应该赋予女性选举权,而且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是哪个阶级,都必须接受教育。
  另一个是约翰?斯图尔特?穆勒。从女权主义角度看,他写了一本书,叫《女性的屈从地位》(The Subjection of Women)。这本书是1869年出版的。他认为男性对女性的统治已经被认为是一种自然的秩序被人们普遍接受,无需依靠暴力。他也一样呼吁要给女性和男性一样的选举权。后来对他的主要批评在于,穆勒主要关注已婚妇女,而没有考虑单身者。
  根据现在考证,以上两个人的妻子都是女权主义者,他们本身也发表著作,但是影响没有其丈夫大。
  当时,19世纪争取妇女选举权的时候,其历史背景是什么样的呢?这个时候事实上男性还没完全拥有选举权。1884年英国的改革法提高了男性投票的比例,有70%的男性获得了选举权。当时这个情况下,很多学者和理论家认为女性是没有必要有选举权的。比如当时著名的政治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曾经说过,一个女人真正的归宿是嫁给一个她爱而且尊重的男人,然后在他的保护下以自己所有的智慧平静地过此后的生活。甚至有些杰出的女性也反对给女性选举权。比如南丁格尔也说,她觉得女性是不需要选举权的。另外一位当时的女性通俗小说家也认为,妇女解放的进程已经达到了女性生理构造所决定的极限了。即便如此,当时还是有很多女性为获得选举权而做了大量的努力。当时英国女性成立了妇女选举委员会,创立报纸,制作了很多小册子,来鼓吹要给妇女选举权,但是这个运动进展缓慢。一开始她们只是去敲政治家的门,或者在唐宁街抗议,但是没有人把他们当一回事,总是驱散她们。后来一部分女性开始走向激进和暴力,她们开始焚烧油桶,砸烂商店的橱窗,并且烧了反对女权的大臣的房子,和警察和政府有了很多冲突,甚至有些女性开始了绝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妇女每一项权利的获得都是有很多人付出了很高昂的代价。这些激进的运动也导致了妇女选举委员会内部的分裂,但是他们的努力也逐渐获得了成功。新西兰是世界上第一个赋予妇女选举权的国家。1918年,英国30岁以上的妇女获得了选举权,1928年,所有的妇女取得了选举权,1893年,然后是澳大利亚,1902年。丹麦,1915年,美国1919年。
  
  二、20世纪女权主义研究的几个问题
  我分成几个问题来讲。1946年联合国成立了妇女运动委员会。妇女问题得到了各国的关注。与此同时很多女性拿起笔来为女性争取权力。比如大家很熟悉的西蒙?波伏娃的著作《第二性》,它被称作西方妇女的圣经。这本书主要阐明了这样一个观点,即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逐渐形成的。只有另一个人的干预,才把女人塑造成一个他者。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源于父权制度和父权意识。
  接下来我们谈一下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的女权运动。20世纪的女权主义者的运动是从60年代末开始的。可以有很多种划分方法。比如马克思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的女权流派,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弗洛伊德的女权主义、生态女权主义,还有是根据时间顺序,划分成20世纪前的都是第一次浪潮的女权主义,或者叫第一波女权主义。20世纪以后的叫做第二波,80年代以后的叫做第三波。还有后现代的女权主义。这些都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我今天不想按照这种流派,而是根据问题来划分。
  首先,20世纪女权主义是以中产阶级妇女为主体的。当时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为什么是由白人、中产阶级的女性首先开始?当时,女性是妻子、是母亲,别人看起来他们生活很美满,但是唯独他们不是自己。我这里从以下几个问题出发来讲一下:
  首先我们看一下男性和女性的异同。女权主义批判的主要目标是性别主义、性别歧视和男性的主要权力。他们认为在那个时代,女性虽然拥有了选举权、工作权和受教育权,但那只是表面的性别平等,而实际上性别是不平等的。那么到底女性和男性的性别是相同的还是相异的呢?主要有以下几种争论:
  第一,男女相异,提倡男尊女卑。这个就是男权制,父权制的主要观点。其中父权制是相对于母权制而言的,男权制相对于女权制而言。一般来说男权和父权基本上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一起使用。男权制指的是指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两性之间不平等,把男权的生活模式视为一种正常的社会组织形式。这种组织形式给男性较高的身份、价值和特权,并通过制度将前者合理化了。在这类文化中,女性尤其是母性被浪漫化了,这是女权主义极力反对的。第二,男女相同,男女平等,这是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主要观点。这种观点强调,女性要克制自己女性的气质,要发展男性的气质。她们也不认为女性气质是与生俱来的,而是认为,很多男人也很温柔,也很能够照顾人。所以这些所谓的女性气质根本不是先天的遗传,而是后台培养的结果。第三,男女相异,男女平等,这是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主张。第四,男女相异,女尊男卑,这是激进女性主义的立场。第五,男女混合,男女界限不清因此难分高低,这是后现代女性主义的立场。这个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也就是男性和女性同和异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性别是社会建构,而不是生理的,也就是Sex和gender的区别。SEX是生理性别,Gender是社会性别。20世纪70年代以后,Gender就在女权主义当中流行了。当今我们说的不仅是男女平等,更多讲的是性别平等。除了男性和女性,性别还可以被分成很多种,如双性、中性等。所以我们现在说的性别平等,其实就是在原来男女平等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了。女性性别角色是一种社会建构。在一个社会中,政治经济法律宗教等都在用男性的标准去评价女性,男尊女卑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已经认为是习以为常了。女权主义者认为这个社会性别建构过程是非常荒谬的。于是现在有这样一个词,叫性别期待Gender Expectation。比如我们也会讨论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等问题。有一个美国的学者曾经写过一本书,叫X:A fabulous child’s story: Lois Gould《一个非常儿童的故事》。这个故事中,从一开始为它选择玩具和穿衣服,都是没有性别的。这个就是女权主义认为比较理想的没有性别期待的状态。根据材料来看,性别期待对女孩和男孩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在学校,虽然他们上同样的课程,但是男孩更喜欢选择数学和自然科学,女孩更愿意选择外语、艺术和人文方面的课程。等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上也就因此会产生性别隔离。
  第三个问题是身体政治。在女权主义话语中,主要指社会权力调节和对人的身体的规范的政策和实践,以及个人和群体对身体控制的斗争。女权主义认为,男性对女性身体控制是最能体现出不平等关系的。这个术语首先被用于反对堕胎的争论中,此后变成反对将女性身体客体化,反对对女性的性暴力,她们提出一个很著名的口号叫做个人的就是政治的。
  其中可以分成几点来讨论:
  一个是美容手术。
   美有没有定义呢?某个科学家给40个美国大学的男生看了刊登在《花花公子》上的照片,并让他们给50个裸体女子身材打分。为了客观起见,50个女性的面目都是被遮盖的,只是让他们看身材。这50个人当中,如果说我们正常的BIM(体重指数)的范围是18.5-23.9的话,那么最吸引男性的比例,从正面看是19.4,从侧面看是20.56。WHR(腰围与臀围之比)正常是0.8,而美女的比是0.6左右。从流行文化中塑造的标准的影响是非常可怕的,比如厌食症的产生。然后我们可以看到世界著名的五大化妆品品牌的营业收入都是非常高的。美国2007年整容数据中看到,胸部和腹部的美容费用是所有美容费用当中最高的。近年来,女权主义者对老年女子的研究是比较多的。虽然女子比男子更长寿,但是在流行文化中几乎看不到老年女子。美国两位学者在2002年对当年10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的88部进行了调研分析,在3142个角色中,男性和女性的比例是28:72;男性的年龄基本上在30-40岁,女性的年龄基本上是20多岁。而电影中40岁以上的男性一般都是居于领导地位的。
  第二简单提一下LGBTQ。同性恋研究是身体政治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这里首先讲一个词叫同性恋恐惧症(Homophobia),因为人们首先会把同性恋与性变态等联系在一起,并觉得很可怕。同性恋运动是一个人权运动,同时也是一个政治运动,其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到底是谁来定义性取向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女权主义者挑战一下几个观点,首先,同性恋基因导致了同性恋。他们认为没有科学依据证明这点;第二,认为同性恋是生理上的,这点也是不科学的;第三,同性恋是性变态。研究表明,大多数的性变态,如虐童、强奸等,都是异性恋的男性所为的;第四,小孩子在同性恋家庭成长,心灵会受到伤害,长大以后会容易成为同性恋。这也是没有依据的。对同性恋家庭的孩子而言,最大的伤害是对同性恋的恐惧和敌意。
  LGBTQ中,L指女同性恋,G指男同性恋;B指双性人;T是变性人;Q代表Queer,是随着后现代主义兴起以后兴起的。后现代主义认为性别完全是社会建构。酷儿理论也同样是同性恋研究的热点问题。
  第四个问题是家庭暴力与性犯罪。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暴力在很长时间都是合法的。女权主义者认为这是家庭中丈夫控制女性的一种方式,尤其是事业失败、收入低的男性更容易导致家庭暴力,因为男性觉得自己是社会上的失败者,因此要在家庭内对妻子展现权力。
  性犯罪也是身体政治中研究的内容。很多数据表明,女性对强奸的恐惧是最为厉害的。女权主义者的社会学家认为,对强奸的恐惧是社会企图控制女性的机制,其目的是把女性控制在家里,限制其参与社会公共生活。从图表上看,事实上性犯罪频率最高的同学,然后是朋友和男朋友等,而陌生人作案的比例是很小的。
  身体政治中还有一块是色情业。由于时间关系就不再展开。
  
  第五是工作领域方面的女权主义。
  19世纪开始争取女性权利,女性参加工作越来越普遍。我们从女性的就业率可以看到,在职业当中,就算女性性别集中的领域,如幼儿园老师,男性和女性的薪酬也是不一样的,同工不同酬。此外,还有性别隔离的问题。比如幼儿园老师、护士,都是女性占比很高的工种。另外,从单亲家庭角度看,以父亲为主的单亲家庭的收入要高于以母亲为主的单亲家庭。
  此外,还有一些不平等的表现,比如董事会内,也会吸纳少数女性,但是多数是花瓶的角色。在工作场所发生性骚扰的时候,多数情况下都会责备女性,认为女性衣着暴露,喜欢这样等才导致性骚扰的发生。
  
  最后,我想谈几点思考
  第一,马克思的“阶级”概念与“性别”概念
  阶级概念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分析性别压迫和父权制产生的理论武器,性别压迫不能与阶级压迫相提并论。 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女权主义是从中产阶级的女性群体开始的。她们要求工作,但是事实上下层女性一直都在工作的。当时女权主义者提出了“姐妹情谊”,即不管是什么阶级,因为我们都是女性,都是被压迫的,所以应该团结起来。但事实上这种“姐妹情谊”是非常脆弱的。不同阶级、种族和发展水平下妇女关注的焦点是不同的。
  那么,性别平等究竟意味着什么?“性别歧视”一词指基于性别而产生的区别、排斥或限制,其影响或其目的均足以妨碍或否认不同性别在平等的基础上认识、享有或行使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方面的人权和基本自由。那么性别平等又是什么呢?女权主义者认为,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都是一种文化现象,所谓的女性气质和男性气质是被后天建构的,一个紧要的任务是研究这种后天的气质是如何被建构的。
  第二,女性性别平等意识如何培养?比如中国有些俗话,认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结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等,这些观点不但女权主义者不能接受,即便是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看也是达不到的。西方女权主义在男女平等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目前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是北欧。女性性别意识应该如何来培养呢?这也是今后需要不断讨论的问题。
  第三,研究西方的女权主义对中国性别平等的意义。这部分内容将在以后的讲座中进一步展开。
  
主题发言
点评人点评

  • 张奇峰
    刚才朱晓慧老师对女权主义进行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历史性的概括。我自己对女性主义有一个分期:三个阶段,即平权、平等、自我化。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是女权主义运动,第三阶段是女性主义阶段了。平权的问题,密尔认为女性的问题首先不是一个性别问题,而是一个法律的问题,妇女缺少法权地位,不能进入公共生活,这个和19世纪英国的状况相关。在这个基础之上,才出现女性气质的问题。这是根源于法权的区别。第二,我理解平等的问题,性别是被社会构造出来的,妇女的形象是被男权建构起来的,使女性从小就向往这种生活。第三阶段中有两方面的分化。第一个是复归,强调女性特质的优越性。比如认为现在女性甚至比男性更优越,其原因是现在的社会生活当中更需要女性的气质。此外还有一个发展趋势是认为男女不重要了,我们该考虑如何成为自己。如果前一种观点是对极端女权主义的扬弃,那么后一种就是完全不考虑所谓女权主义正统的这些问题了。至于你愿意选择何种性别,这完全可以由自己自由来决定的。
      笼统的看,女权主义核心问题是平等。我们如何看待平等问题。这不仅是一个性别平等问题,更是一个政治的问题,是一个权利解构的问题,我们在什么意义上说平等?这是女权主义的核心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所谓女权主义之所以作为一种理论,在实践上不能完全实现的原因在于家庭、婚姻和生育问题。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差异是自然、生理结构上的差异,这必然会发展出其他差异。人类要繁衍,就必须要生育,生育导致了自然的差异。虽然激进的女性主义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科技进步来解决,但我对这种差异的消解还是比较怀疑的。还有一个我想提的就是,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美苏竞争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妇女问题,赫鲁晓夫认为我们的妇女已经解放了,参加工作,但尼克松认为他们的妇女都在做家庭妇女,是保留了妇女最本质的特征,以此证明共产主义是邪恶的。
      关于通过不同来消除不平等,实现平等的问题,一个调研发现,管理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大家需要的技巧和内容是相似的,女性并不拥有更优的管理风格。为什么男女在管理上会产生差别呢?为什么高薪的男性更多?一个解释是,对男性来说,男性更期待高薪;而女性的第一要求是要求缩短工作时间。这个生活目标的差别导致了薪酬之间的差别。
      女权主义也拓宽了对我们当下生活的理解程度,网上说女汉子、女神的问题,事实上女汉子更倾向女权运动;女神,更倾向于我们想象中的传统女性的形象。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女权在青年一代展开的程度,对这个问题也可以作为一个考察方向。
      此外,我个人认为,激进的女权主义甚至认为在理论上也是没有多少可取之处。比如对于婚姻和家庭问题,我觉得大多数女权主义者没有认真处理。比如中国女性的地位到底有多低呢?比如宋代之前改嫁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妻子的地位也是相当高的,我们说的女性的地位低,也许更多是考虑做“妾”的人的地位。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 朱伟
    首先,我一直使用“女性主义”,而不是“女权主义”这个词。刚才朱晓慧老师回顾了女权运动作为政治运动的历史,此后,又提出从女性主义概念出发提出目前研究中的一些问题。我更多从研究方法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是一种直觉和经验方面来看这个问题。
      我和女性主义有些接触。我刚入行生命伦理学的时候,接触的是艾滋病和女性生殖健康问题。艾滋病涉及到性传播问题,以及这一过程中女性地位的问题和人工流产的问题。
      女性主义对我有两个启示:其一是方法论的启示。我们研究权力、公正的时候试图用女性、弱者的角度而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男性角度,尤其是流产、性传播、红灯区的问题,其意义非常大,大大拓展了我们的研究视野。第二,对一个人的价值、人生的影响很大。我对不同的人群的看法会更加包容。
      接下来我要讲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关于性别同意的问题。女性主义认为,男女之间的差别要考虑Sex和Gender的差别。我在高中看《第二性》的时候,真的相信女性的性别是被构建的。在我们读高中的时候,学校强调男女是一样的,是一种不体现女性特征的教育。但是当我当了妈妈以后,我发现波伏娃讲的完全是错的。男孩和女孩是有很大不同的,这种不同是天生的。我考虑如何承认男女差别的情况下消除gender上的社会建构的不平等。对这个问题有两种方法:一是强调相同来消除两者的差异。如女子去模仿男子。如抽烟、大大咧咧、把脚放到桌子上等。这种观点的立足点是把女人的概念作为一个本质特征去消除,以男性为标准,向男性靠拢。这个观点认为假如男女有不同,就不可能产生平等。这样做的误区是忽视了女性之间的差别,甚至为女性设置了一个标准。比如西方强调的女性平等的时候,女性被描述成一个白种人,是优雅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另一种是把男女看成是不同的,走向另一个极端,把独立、自主性、智慧、意志、控制、谨慎、战争、死亡都看成男性的价值观,把互相信赖、情感、分享、自然、喜悦、和平、热爱生命看成男性的特征,用差别反对不平等。这是承认男女有生理差别的前提下提倡男女平等。其误区是不能反对不同文化下妇女受虐待的现象。
      第二,性别和权利。权利一直是一个很好用的概念。但是女性主义不敢用权利做武器。比如,妇女是否有自主的权利去做主把胎儿流产掉?反对者会提出,如果这样,胎儿生命的权利如何保证?此外,权利的语言往往和男性世界权力概念是联系在一起的。如Carol Gilligan写的In a different voice(清华大学肖巍教授翻译)强调,女性更强调人际间的交往和社会联系,以及关怀和责任,男性强调个性和自主。至少在美国,宗教和权利的语言在道德上是优于关怀和责任的。此后,Martha Nussbaum发现权利的语言是可以用的。她发现权利包含很多方面的方面,如关怀、情感,对尊严和知识、闲暇和愉悦的认同、以及所有人对衣食住行的满足。她把权利和女性主义联系起来而不是对立了。我个人主张差异前提下的平等。
      最后,女性主义的研究思路,尤其在生命伦理学中,其思路作为一种进入的方法,其启发是很大的。第一个,对女性长期处于社会从属地位的社会安排和公共政策进行道德的批判;第二个,分析女性在社会中从属地位的原因,并找到对公共政策和社会制度批判的道德辩护;第三,设想一个合意的、理想的世界,这个世界不仅是男女平等的世界,反对殖民主义,关怀弱势群体。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现场讨论

  • 肖巍
    清华的肖巍老师认为,在中国,有两个学科是没有生命力的。一个是科学哲学,虽然很热闹,但做不下去。另一个就是女权主义,其原因在于缺乏土壤,尚停留在方法论层面。我们今天的制度设计、工作都是男性构建的,那么我们能否创造出女性的工作?我认为女权主义要解决的深层次的问题是能力问题,而能力问题的根本在于社会机制的建立。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 高国希
    女权主义在中国没有现实意义,因为中国还没有达到人的个体独立发展的程度。性别问题是附着在社会阶层的层面,不能单独拿出来。至少中国还没到达这个程度。
      圣经上有一段话,说上帝造了亚当以后,觉得他孤单,所以让亚当睡着,用一根肋骨造了夏娃,所以woman中的wo是from的意思。但是女性主义不这么认为。她们会认为,男性是用泥土做的,但是女人是用骨头做的,所以天生比男性优越。关于原罪,当中存在着互相推诿的成分。男人说是女人引诱,女人说是蛇的引诱。关于女性地位问题,不是一个政策就能解决,其中有太多不可测的因素。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 朱伟
    视角非常重要,因此女性主义都是女性在做。性别不平等是否是阶级不平等,这个是可以讨论的。中国的妇女还没有追求平等的意识,这是有历史原因的,这是因为在中国,妇女是被解放的。比如现在的《婚姻法》其实是对女性极大的不平等。我接触女性主义以后,我觉得女性主义是非常包容的,承认多元化,而不是单一和强权的。所以我觉得女性主义的视角是不可忽视的。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 谌中和
    女性参与还是退出社会公共事务,是与社会发展阶段有关系。在文明发展早期,男女都要参加社会公共事务,在文明发展成熟时期,女性可以退出社会公共事务。在孔子时期,中国的女性可以做到完全退出社会公共事务,而在工业文明早期,由于物质财富积累的要求,女性又提出了参加社会公共事务的要求。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 陈琳
    关于性别方面的问题,我觉得理论的冲突是很严重的。这里面有几个问题。
      第一,gender这个词,有多少是来自自然,多少来自社会。其实很难用数据去论证这个问题。比如我们从小认为女性柔弱是美的。但是密西根大学的王政老师曾经在一次会议上认为性别是社会构建的。我比较难认同这点,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奥林匹克竞赛的时候指标也就不应该是现在这样设定了。但是更多的问题,比如生活差异问题、受教育问题,我们就很难把这个归结成自然性的问题。如果真的存在大数规律,那么少数是必须要得到尊重的。
      第二,如何看女权主义以及男女之间的很多争论?我们人类的发展历程就是为自己解除自然束缚的过程。性别的束缚正是其中之一。女权不是要去和男人斗,而是人类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去争取自由的一个结果。在2013年全球性别报告中,有四个维度,分别是健康、教育、经济和政治。从全球角度来看,如果1是最平等,0是最不平等的话,我们在健康这个维度上做得非常好,中国是接近1的。但是经济上只有0.6左右,政治就更低,只有0.2左右。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是倒数的。我们提高了女性的健康和教育,那么女性的人力资本就更高了。但是实际情况是现在女性的收入和政治地位还是很低,这是为什么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强调的传统美德,以及我们认为是女性自然的属性而实际上是社会属性的一系列观念最终导致女性的地位没有保障,我们现在的社会制度安排的基础是婚姻和家庭,这是以感情来维系的,而这个感情是非常脆弱的,是没有保障的。我认为,在制度建构过程中,女性付出了更大的成本。如何去平衡,这是我没有想清楚的。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现场回应

  • 朱晓慧
    女权主义还是女性主义本来就是一个词。我用女权主义这个词,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词就是为女性争取权利斗争下出现的词。还有一个,女权主义不是一个统一的流派。在这个词语下,争论是非常多的,冲突也是非常大的。在生态女权主义产生以后,又出现了复归,比如原来反对大地母亲,而现在又有回归的趋势。从我个人角度来看,就像朱老师说方法论问题,女权主义可以从不同角度研究,我个人对女性的意识更感兴趣。比如我是女性,所以我就应该是这样而不应该是那样的,这种意识是怎么形成的。
      此外,男女肯定是有差异的,必须是有差异之上的平等。我更倾向自由主义的观点。
      
    发布:2015.04.14 修订:2015.04.14
会议结束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