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依法治国精神进课堂 沙龙第二十期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0日 浏览次数:3726
依法治国精神进课堂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学术沙龙第二十期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提出,要“推动全社会树立法治意识,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把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和精神文明创建内容”,更具体地,要“创新法治人才培养机制,形成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理论体系、学科体系、课程体系,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培养造就熟悉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法治人才及后备力量。”2014年11月4日,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以“依法治国精神进课堂”为主题举行了第二十期学术沙龙。沙龙由孙谦老师主持,五位老师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董雅华老师:法治教育进课堂,需要从课程设置、内容体系、形式设计等方面全面思考。从课程设置上,思修课程是高校法治教育的主要渠道,为了实现思修课在大学生法治教育中的重要作用,需要重新思考定位思修课中法律基础教育的比重和改善师资的知识结构配置。从教育内容体系上,要处理好法制知识与理念、认知与能力、认同与前瞻三对关系,要以法律知识的传输为基础,以法律条文的解读为载体,以法治理念和精神的培养、法律思维和实践能力的提高为重点;同时,相较于中学而言,大学更应该侧重培养学生的批判性、前瞻性思维。从教育形式设计上,要符合法律教育的规律,采用富有特色的教学方式,如充分运用案例教育、情景模拟和实践教学等多样化的教育形式。
  李冉老师:四中全会的决定为基础,讲清楚以现代思维立新的改革思路。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60条第一条就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总目标,是一套制度清单。不管对执法治国的看法有什么分歧,它的本质就是制度建设,这是肯定的。未来中国的主题虽然是发展,但是转型却是个明确的短期取向。转到制度上去,建章立制、依法治国是落脚点。这体现了以现代思维立新的改革思路。
  张晓燕老师:《法治与公民》课程的简要总结。法治的推进有两条线:官方推进,以及社会的塑造。公民对于法治社会的塑造有重要意义。法治教育比较关注如何让学生守法的同时,成为具有公共关怀和公共理性的人。课程内容偏重公法原则的介绍。不侧重法条,原则介绍为主,理念为主。教学方法上以案例为主,但是案例作为入口,法学理念的讨论是落脚点。
  朱潇潇老师:依法治国需要历史视角和结合中国实际。以瞿同祖和黄宗智开创先河,思想史方面的专家发现法律条文的规定与其在中国的实践是有背离的;近代中国在经历了清末民初、根据地和改革开放的三次法律系统重塑后,现代被等同于西方,法学研究偏重理论而缺乏对现实事件的关心。理论和现实的分裂,导致过去与现在、以及感情和认知的两重分裂,也即,中国的法律制度全盘西化,但是基层则是传统与现代的混合体。事实上,中国的法律历史仍在基层实践中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完全西化的法律制度无法适应中国的司法实践和民情。法条是空的,只有具体的情景才是真实的。
  吴海江老师:首先,通过回顾依法治国的历史推进过程、并与经济领域的改革相对比,指出依法治国仍需要扎实推进。其次,具体就教育领域而言,985项目实施后,中国的大学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这些成就主要是外延方面的,例如大学合并和高校扩招,内涵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多,通过建章立制来切实推进依法治校、依章治学,我们仍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在讨论互动环节,刘学礼老师指出完整的法律体系不等于法治国家,法家和儒家对法治的不同认识、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的关系等都值得我们思考;陈金华老师指出四种全会的亮点在于从法律体系迈向法治体系、从依法治国迈向依宪治国,而法治精神进课堂的关键在于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四个环节;徐蓉老师指出,中国传统上存在对于权力的依赖和信任,培养民众的法律精神和对法治理念的认同还需要时间,而相较于建章立制,观念的改变可能更需要过程;谌中和老师提出了法律的利益偏向性和实体公正的重要性;杜艳华老师指出我们需要从国家治理的战略高度来理解依法治国方略。
  (马克思主义学院 陈琳供稿)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