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研究专报: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重在基础理论创新研究
发布时间:2016年6月24日 浏览次数:1441
复旦马克思主义学院
  
  
  研 究 专 报
  
  2016年第4期(总第18期) 2016年3月21日
  
  
  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重在基础理论创新研究
  
  
  顾钰民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立足我国国情和发展实践,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主线。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二者都强调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中国特色、时代特征三大要素融为一体,实质内容是一致的。
  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中国实践和时代发展的要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实践发展和时代变化,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与时俱进向前发展,理论生命力才能保持常青,对现实具有充分的解释力。理论发展的规律告诉我们,理论不能解释现实,就谈不上指导实践,也不能被人们所接受。
  在新中国建立以后的一段时间,我们以经典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为指导,但由于国情和时代的不同,在实践中的效果并不理想。改革开放以后的一段时间,在发展市场经济过程中,我们又以西方主流经济学为指导,但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不是同一类型,在实践中也远没有达到理想效果。
  无论经典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还是西方主流经济学都不能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指导理论。原因是实践和时代发展,使经济社会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特征,而原有理论没有把实践发展和时代进步的许多新元素融入其中,使理论自身存在的诸多缺陷日益暴露出来。经典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在一百多年前分析资本主义经济运行规律基础上创立的,其理论框架、分析体系、基本内容和观点没有实现中国化、时代化的创新发展。中国社会主义发展也经历了从照搬经典理论到抛弃其理论模式的过程。西方主流经济学是以西方市场经济发展为基础形成的理论,它在假设前提、变量设定、分析工具、模式方法等方面还停留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的基本理论框架。不符合中国国情,不能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是它的致命缺陷。西方主流经济学揭示的市场经济运行一般规律我们需要认真研究,但是,我们不能再迷信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权威性,更不能把它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必须以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党的十八大提出全党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自信,我们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老路”的思想基础是封闭僵化的理论,“邪路”的思想基础是西方自由化理论。我们既不能以“老路”来反对“邪路”,也不能以“邪路”来替代“老路”。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中国化、时代化元素提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平台。用新的发展理念引领和推动我国经济发展,不断破解经济发展难题,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项艰巨、复杂、长期的理论创新工程,很多理论问题有待于对实践和时代发展进行总结,当前并不急于构建一个完整的体系和框架,而要立足于现有的基础,着力研究基础理论问题,为这一工程打下坚实的基础。
  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提出的一系列理论创新,极大推动着我国各项事业的创新发展。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重点研究发展中的各种难题,回答实践中的问题是理论研究的目标,重心在于基础理论创新研究。
  
  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般理论创新研究
  1、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创新研究
  劳动价值理论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基础的理论,在当今时代条件下,社会生产力、经济、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也必须与时俱进发展。劳动价值理论创新研究的原则是把坚持和发展统一起来,劳动价值理论的核心观点必须坚持,否则就离开了马克思主义。同时,面对新情况、新问题,劳动价值理论又必须增添新的内容不断发展,否则就无法解释发展了的现实。创新研究应遵循的基本观点是:
  首先,活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这一核心观点必须坚持。坚持这一观点要从理论上解决好两个问题:其一,物化劳动是否创造价值;其二,科学技术本身是否创造价值。对这两个问题的科学回答是坚持活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的关键。
  其次,深化对创造价值劳动的认识。发展劳动价值理论关键是深化对创造价值劳动的认识。具体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创造价值的劳动在范围上的拓展,即从“单个工人”向“总体工人”的拓展。与科学技术和生产社会化程度的提高相联系,创造价值的劳动也由单个劳动者向“总体工人”转变,并不是只有直接从事物质生产的劳动才创造价值。
  第二,创造价值的劳动从物质生产领域向到精神生产领域拓展。社会财富和价值存在形式的多样化,要求我们对创造价值劳动的认识也必须随之拓展。把创造价值的劳动只局限在物质生产领域的认识,与这一发展趋势不相吻合。但这一拓展就有许多理论问题需要深入研究。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第三,创造价值的劳动向服务劳动拓展。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服务劳动的地位和重要性日益突显出来。服务劳动既不创造物质财富,也不创造精神财富,只是为生产、生活、社会需要提供服务。但服务劳动可以提高创造财富的劳动效率,因而对于创造财富和价值的劳动又有直接的关系。是否把服务劳动也纳入创造价值的劳动,必然涉及到一系列基础理论问题的研究。发展劳动价值理论不能不研究这一问题。
  2、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创新研究
  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一方面揭示了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和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实质,同时,也揭示了剩余价值的生产、流通、实现,以及在社会范围内分割等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发展具有的一般规律。在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经济运行中,既具有反映社会主义经济性质的内容,同时也有体现市场经济发展一般规律的内容。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反映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内容,也要通过市场经济的运行来实现。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全面把握剩余价值理论具有的二重性质,把资本运行逻辑和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要求结合起来,更好为现实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服务。
  经济学理论研究要为革命、建设和改革服务。马克思创立的剩余价值理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面临的主要任务不同,理论研究的重心也应随之发生改变。今天对剩余价值理论研究不能停滞在一百多年前的状态,要着力于剩余价值理论时代化发展,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服务。现代生产力和经济发展,使中国经济出现了以下新特点:一是各种生产要素所有权和使用权是处于相分离的状态下运行;二是经济高度市场化,市场范围不断扩展、广度和深度不断发展,剩余价值(利润)生产和实现是以生产要素两权分离为基本条件。当代剩余价值理论研究重点解决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要从社会整体发展的角度来分析剩余价值生产和实现的问题。资本所有者和劳动力所有者的关系已经社会化。这需要在深刻把握剩余价值理论核心观点基础上,分析现实中各种复杂现象,这是与时俱进发展剩余价值理论的题中之义。
  其次,要看到当代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已经明显发生了分离,生产和占有剩余价值已经不再局限于同一个企业。资本所有权和使用权高度分离条件下,必须对生产和占有剩余价值关系出现的各种现象进行科学的解释,使剩余价值理论的科学性得到充分体现。
  再次,资本所有权功能也在不断分解。资本的生产功能和占有功能由不同的主体掌握。资本所有权与剩余价值生产的联系被割断,资本所有权与与剩余价值占有关系更加直接、更加清晰,马克思揭示的剩余价值生产、流通、实现、分配等社会化生产和市场经济发展具有的一般规律,对我们今天创新剩余价值理论研究更具有直接的意义。具体要实现以下三方面重心转变:一是实现研究观念转变,更多地从社会财富增加意义上来理解剩余价值。二是实现研究重心转变,更多地从从剩余价值特殊规律向一般规律转变。三是实现研究重点转变,更多地从阶级对立关系向阶级包容关系转变,实现各种经济成分的包容性发展。
  
  三、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创新研究
  1、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研究
  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是对立的。但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也不断地向前发展。由中国共产党人创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实现了社会主义同市场经济的统一,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制度是以公有制为特征,市场经济作为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是手段,不具有制度属性。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可以运用这一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要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上下功夫,把两方面优势都发挥好。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研究要着力解决的新问题。
  第一,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实质内容是什么?在发展市场经济中具体体现是什么?这样的优势和市场经济的优势是否具有一致性?根本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都需要进行深入研究,并要形成可操作的制度。发挥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优势才不是一句空话。
  第二,坚持市场经济发展方向需要在理念上实现怎样的变革?在制度、体制上如何进行改革创造条件?特别是在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一核心问题上实现实质性进展,这是中国模式的独创,也是充分发挥好两方面优势的体制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创新研究具有巨大的空间,是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
  2、社会主义所有制理论创新研究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指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混合所有制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实现各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基本问题。坚持基本经济制度要从理论上解决两个基本问题:一是公有制经济是否具有效率和动力?二是私有制经济是否符合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这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不能回避的问题,我们既不能用一种所有制经济的优势来否定其他所有制经济的发展,也不能以一种所有制经济的缺陷就否定这一所有制经济存在的必要性。各种所有制经济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今时代发展呈现出生产力高度社会化、经济发展高度市场化两个基本特征,公有制和私有制经济也随之发展到了现代形式。现实中的公有制和私有制经济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更多显示出具有市场经济的共性,作为企业这一组织形式,公有制和私有制经济已经没有差别,都实现了与市场经济实质性结合。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都符合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发展要求,都具有存在依据和广阔发展空间。
  公司制是现代公有制经济和私有制经济的共同实现形式,也是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载体。应该注重对公司企业形式的研究,从企业形式变化对公有制和私有制经济的反作用研究不同所有制经济发展具有的共性,这是研究中国经济问题不能缺少的内容。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介绍】复旦发展研究院为平台性研究机构,通过项目规划、学术服务聚合和联络各类研究中心和兼职研究人员展开专项研究。以发展为核心主题,把握中国,把握世界,是复旦发展研究院的使命和任务。
  【复旦发展研究院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介绍】中心以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为依托,与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教委等开展多维度合作,以适应学科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推动国家意识形态建设问题的跨学科研究,为党和政府主管部门提供决策参考。中心定期出版作品包括:《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报告》(双年度)、《当代社会思潮评论》(年刊)、《思想理论动态》(内参报告)。
  【顾钰民】复旦大学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中央“马工程”项目专家组成员,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马克思主义理论学部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全国高校思政课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教学与研究。
  
  
  本期呈:复旦大学文科科研处
  主 编:吴海江
  责 编:左皓劼
  主 办: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