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会议专家学者观点集萃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日 浏览次数:1299
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会议专家学者观点集萃
  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要内外兼修
  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社会科学》总编辑王炳林
  党和国家的形象建设,是一个非常紧迫而重要的问题,既是中国走向世界形势发展所需,也是加强党的自身建设所需。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要内外兼修,对内要实实在在推进四个全面战略部署,对外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而不是搞形象工程。必须正确处理好三对关系。一是本质与现象的关系。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是中国共产党形象的本质,但本质和现象可能会出现矛盾,或本质被遮蔽,这就需要通过某种曲折的方式对形象进行阐释描绘。但是,本质的揭示是塑造形象的关键所在,若没有揭示本质,形象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二是历史和现实的关系。历史形象如何将直接影响现实形象如何,在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的当下,必须树立正确的历史形象支撑现实,理顺两者关系正确对待历史,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三是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不仅要以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为核心,努力建构自身话语体系和良好形象,更要在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基础上积极对外展示中国共产党形象。
  
  中国共产党的廉洁形象塑造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院齐卫平教授
  党的形象是历史的、具体的、发展的,动态的过程要求党的形象建设不断与时俱进。在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战略举措新形势下,必须将廉洁作为党的形象建设的目标性任务。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组织宗旨和密切联系人民的群众路线,决定了廉洁是中国共产党形象的题中应有之义。十八大提出了建设学习型、创新型、服务型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任务,对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具有极其重大的指导意义。进一步提升党的建设目标,很有必要在已有要求的基础上明确提出廉洁型政党的概念,从“三型政党”发展为“四型政党”的目标。因为,政党廉洁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诉求,建设廉洁型政党具有思想基础和理论依据。廉洁型政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内在要求,是党的先进性在执政条件下的集中体现。树党的廉洁形象既是解决党自身的问题的需要,也是对社会和人民群众期待的回应。建设廉洁型政党是中国政治发展逻辑的特殊要求。综上,廉洁形象是体现党的组织宗旨和群众路线在党的建设目标上的应然,只有从实践中打造成为一个廉洁型政党,才能取信于民,从而巩固党的执政地位。
  
  领袖气质与中共整体形象的塑造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程美东教授
  政党的形象不是抽象的,是每个个体党员,尤其是党的领袖的形象集体组合而成的。无数中国共产党个体形象的点滴散布,最终汇聚成中国共产党整体形象的象征。其中,领袖形象可以直接给予人们塑造党整体形象提供活的教材和案例。中共早期领导人虽然性格不同、爱好不一,但从他们身上都可以展示出中国共产党所独有的朝气、勇气和智慧,都能够体现出党的先进性所要求的精神内涵。陈独秀的傲视群雄,敢作敢为,说起话来豪情万丈,不管不顾。这在军阀混战的时代,在需要革命和崇尚革命的年代,毫无疑问成为中共彻底革命性的鲜明展示。李大钊宽厚仁慈、友爱博大,道义文章并重的深沉内敛,符合中国传统政治涵养的需求,更是每一个党员在实际工作中所必需的品格。毛泽东高瞻远瞩、远见卓识、功勋卓著,不屈不挠的性格、霸气天成的气度更是将现代中国人内在的追求和向往转为现实。总之,领袖个体气质客观上都给中国共产党良好形象的树立添加了数说不尽的份量。因此,注重挖掘中共领导人的个性气质是打造党的良好形象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挖掘不宣传党的领袖,只是抽象地宣传党的形象,或过于宣传缺乏典型特征的党员,是难以取得成效的。
  
  纪念活动与中国共产党的形象建构
  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陈金龙教授
  建构政党形象有多种途径,纪念活动是其中之一。纪念活动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共产党形象建构的途径,是因为纪念活动有如下四个方面的功能:一是表达功能。纪念活动能回溯党的历史,表达党的执政理念、执政方略、执政追求。二是感染功能。纪念活动有特定仪式、特定纪念空间,置身纪念活动的现场具有感染力和震撼力。三是聚焦功能,能吸引全社会甚至全球的目光。四是强化功能。纪念活动往往具有周期性,经过周期性回溯历史、表达主张之后,能强化对于中国共产党历史的记忆。如何通过纪念活动进一步建构中国共产党的形象?一是要使纪念活动常态化,制度化。在现有基础之上,进一步完善纪念活动的形式,使纪念活动成为国家文明发展程度的重要标识,成为国家形象展示的重要窗口,成为政党形象建构的重要途径。二是要吸引各方面广泛参与纪念活动,要广泛发动民众参与纪念,在纪念中提高民众文明素养,培养民众正确的历史观和对待历史的理性态度。三是要着力挖掘历史和现实的结合点,把历史的价值充分展现出来,充分发挥历史的形象建构功能。四是纪念活动要吸引国际社会的关注,使纪念活动成为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形象、中国共产党形象的窗口。
  《红色中华》与中国共产党的形象建设
  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林绪武教授
  《红色中华》创刊之初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机关报,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总工会及青年团的联合机关报。在党的民主形象的建设方面,《红色中华》发挥了重要的媒体作用。《红色中华》既介绍苏区选举中一些成功的经验,指出选举存在的一些问题,主要有,并提出了改进的办法,全方位展示了苏维埃选举的情况。《红色中华》还设立“突击队”专栏,专门发布群众监督和自我检查结果,成为名副其实的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主阵地之一。此外,《红色中华》还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开辟“苏维埃建设”专栏,通过刊登信件,发布工作指示,总结经验教训,提出建议意见,为各个区县乡互相学习借鉴提供了信息,使得各地的苏区建设尽量平衡推进。《红色中华》对党的民主形象建设,有利于中共自身的建设和发展,增强党内的凝聚力,也增强党在社会的认同感。有利于创造良好的执政环境,巩固在苏区的执政地位。有利于在国内外交往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因而,中共慢慢获得了来自于国内外不同政治组织的支持和信赖,成为打开国内局面的很重要因素。
  中国共产党构建良好执政形象的四个要素
  新乡学院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社会科学部汪如磊副教授
  中国共产党执政形象是党的形象建设的重要内容,指党在掌握、运用国家政权领导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推进政治社会发展、造福人民的进程中,党的自身建设、党的执政实践、执政绩效、党的执政体制、执政机制以及党的政治社会化等在民众当中形成的较为稳定的关于党的整体评价和认识,是党的重要执政资源和软实力,是民众对党内化于心的一种情感反映。它一是突出党的“执政形象主体”作用,即党在推动政治、社会发展、造福人民的执政实践中取得成绩;二是突出党的“执政形象客体”即党内外民众的感觉、认知、接受;三是突出党的“执政形象的主客体关系性”,即党与政府、社会、民众的良性互动,以形成较为稳定的、整体性的评价和认识;四是突出党的“执政形象的基调定位”,即执政为民的形象。中国共产党执政形象的历史和逻辑起点就是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用好权,偏离了执政为民这个根本,就会对党的执政形象造成损毁、破坏。因此,在构建良好执政形象时,必须重视并发挥好四大要素的关键作用。
  
  新媒体时代政党形象的挑战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马克思主义学院李冉教授
  在新媒体发展壮大后,政党形象建设作为学术问题被学界普遍关注。但仍缺乏一个明确的中国学术话语和基本理论框架。根本在于必须打破西方概念和理论框架制约。因为中西双方在指称、内容、生成机理和评价机制上存在着巨大差异。新媒体时代政党形象管理面临着三重挑战。一是新兴媒体改造了政党形象的生成机理。在传统媒体时代,媒体的作用是展示一种重大形象而在新媒体出来以后,其作用不仅在于展示,更多是在解构政党形象。二是新兴媒体改变了政党形象的宣教机理。新媒体的传播不可避免地挖掘它的整体性,使其碎片化。而且,用情感来制订理性,用现象代替本质,用世俗来涂抹英雄,也必将消解中国共产党所蕴含的整体性、严肃性以及背后的道义价值与资源。三是新兴媒体改造了政党形象的评价机制。在传统媒体时代,政党形象的评价主体,和它的塑造主体是合二为一的就像是宣传工作中讲到一个术语就是闭环,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因而很容易控制。但今天,闭环开放了,对于新媒体和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还有不同立场媒体之间,关于政党形象的评价产生了明显的撕裂感,甚至评价对冲。
  
  历史镜鉴vs理论建构
  论坛还设两个分会场,第一分会场通过对中国共产党历史的回顾,从中汲取政党形象建设的经验与教训;第二分会场则是结合政治学相关理论,厘清政党形象建设概念的内涵外延和研究现状,剖析当下中国共产党开展政党形象建设的相关理论与实践。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只有铭记历史,才能防止覆辙重蹈,只有正视历史,才能开创未来。在第一分会场中,与会学者基本采用了历史学的研究范式,通过收集详实的档案史料、梳理历史发展脉络选取个案进行研究,时间跨度从苏区时期延续到建国初期,内容涉及中国共产党领袖形象、革命形象和执政形象等多方面的形象建设,对中国共产党从局部执政到全国执政这一历史阶段的形象建设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启示做了深入探讨。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刘兴旺教授选取《新华日报》中对中共领导人活动的报道,探讨了报刊对中共领袖形象塑造与大众化传播的积极作用。华中师范大学张静博士和复旦大学韩洪泉博士通过回顾大量长征文献形成与传播的过程,考察了中国共产党革命形象建设的历程。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二处副处长张励考察了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在进行城市接管时开展城市常识教育的情况,认为它打破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传统认识,塑造其熟悉城市工作、善于领导经济社会发展的政党形象。刘明兴研究员则回顾了上海解放前后中央、华东局和上海市委一系列反腐措施的出台,使得党在上海人民群众中逐渐树立起清廉形象。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郝志景认为良好的执政绩效是提升政党形象的根本所在,而衡量执政绩效的重要标志就是就业。党在上海成功解决失业问题,展现了其治国理政的新形象。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玲则以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局部执政为切入点,考察了中国共产党的高效执政、民主执政、廉洁执政的政党形象的建立历程。
  相较于第一分会场偏重历史借鉴,第二分会场关注视角侧重于政党形象建设的相关理论研究。关于“政党形象”的研究现状,中共中央党校何鹏程博士作了深入探讨,他通过回顾政党形象建设的理论缘起与学术前史,指出在国内理论界,并未对政党形象有一个全面、系统、深入的学理性探究;在各国政党实践案例中,也鲜有政党形象长久不衰或因种种原因未能将自身打造成一个良好的政党形象。关于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与政治符号的关系,华南师范大学胡国胜副教授、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周光俊博士不约而同地认为政治符号(象征)不仅使中共能够证明自身合法性,维护自身统治秩序,更对建构良好政党形象起到重要作用。华南师范大学许冲副教授则以俄国十月革命为例,关注运用域外资源建构党的形象话语的逻辑理论、内容框架和经验启示。关于当下中国共产党形象建设的现实实践,同济大学李振教授通过对经典作家关于“老实人”的梳理,阐述了新时期共产党员“老实人”形象建构何以可能,并指出坚持中国共产党“老实人”形象,并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令行禁止”的简单“政治命题”,而是一个涉及整个社会存在的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和历史观评判难题。马克思主义是具有坚持实事求是、老老实实的“内在基因”,在这一思想武器指导下,决定了共产党“老实人”形象的建构意义和价值。此外,中共上海市委静安区纪委唐震东老师则通过对全面从严治党的动力机制、结构体系和内在途径的阐释,指出它对推动新时期党的形象建设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大会还在每个分会场安排了西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李强教授、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李敬煊教授、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杨宏雨教授等多位专家教授进行评点,专家不仅对各位学者的发言进行了全面深刻的评析,而且还就某些焦点问题与发言学者进行了深入沟通与探讨,使与会人员都受益匪浅。
  (复旦大学马院 谈思嘉 供稿;部分照片由中国社科报记者查建国提供)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年